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留学生要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

2019-07-16

首届“中国留学生论坛”的组织者。图片来源 论坛主办方

世界教育论坛创始人严正。图片来源 论坛主办方

嘉宾进行圆桌对话。图片来源 论坛主办方

现场观众提问。图片来源 论坛主办方

纽约大学政治系主任、终身教授熊玠。 图片来源 论坛主办方

6月22日,首届“中国留学生论坛”在北京嘉里酒店举行。

论坛以“新兴中国,翩翩少年”为主题,吸引了上千名观众参加。请来的嘉宾都是重量级人物:光大集团前董事长唐双宁、中金前总裁朱云来、中投前副董事长高西庆、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副院长潘庆中、纽约大学政治系主任熊玠、世界教育论坛创始人严正……

这样一个备受瞩目的大型活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是一群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还在上大学或即将毕业的年轻人。

论坛的前身是已成功举办过三届的康奈尔北京峰会,由康奈尔大学中国留学生杨帆发起。今年,康奈尔北京峰会原班人马联合由6个国家超过百所顶尖高校组成的中国学者学生联合会,为中国青年打造与杰出企业家、学者和行业精英交流的平台。

谈到创立论坛的动机,杨帆表示,很多正在海外读书的留学生缺乏对中国社会的基础认知。这次论坛旨在搭建中国留学生群体与中国企业、学术界等的沟通桥梁,帮助广大留学生了解中国的发展与机遇,呼吁留学生学成归国。

高等教育到底应该教什么

论坛上,嘉宾们畅所欲言,妙语连珠。

谈到留学,世界教育论坛创始人严正表示,她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书时,全校只有她一个中国留学生,但现在,宾大有65%的学生会中文,美国所有大学都有中国留学生论坛,形势不可同日而语。

严正认为,教育的最终目标不是保证升学率,而是培养终身的学习者。没人可以预测10年、20年以后,什么样的工作会出现或消失,只有具备终生学习能力的人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对此,猎聘网创始人戴科彬表示认同。他指出,今天的科技公司特别希望寻找具有这种能力的人才。比如,大学并没有产品经理这个专业,“可能是读金融的”,关键是要有学习能力和探索未知的好奇心。如果对未知的陌生世界心怀抗拒,就没有创新动力,很难适应新环境。

严正引用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在1960年就职演讲中的一句话说:“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她说,高等教育应该向学生灌输这样一种理念:承担自己的责任,离开学校后为自己的国家效力。

严正分析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弊端。一个世纪以来,白人的死亡率大于出生率。美国人口调查报告显示,5岁以下的美国人中,白人的孩子占少数,人口结构的变化将影响美国的教育和社会。“比如底特律和纽约,大学升学比例已经降到65%,很多孩子高中毕业后就离开校园。”

谈到中外教育交流,严正以英国为例:近几年,英国学校积极邀请中国数学教师到英国授课,还引进了中国不少数学教材。“英国和美国学生的数学都不行,很多数学老师是不合格的。中国有句话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希望你们继续努力。”

大学专业不等于今后的工作

谈到留学规划,中投前副董事长高西庆表示,现在很多人“挤破脑袋”读管理专业,因为“工资最高、工作最光鲜”。许多国家的精英聚集在商学院,导致商学院越办越大。他呼吁留学生不要把太多精力放在金融管理领域,而是要关注基础科学和实体经济,“这样才能真正站在世界民族之巅”。

哈佛中心上海董事总经理黄晶生认为,在获得财务自由之前,选择应该是自由的。“不要太把自己的专业和今后从事的工作、事业联系在一起,应该想一想你擅长什么,不要怕暂时赚钱少一点。”

有观众提问:“作为年轻人,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定位自己?如何判断自己是不是适合这个岗位?”

房天下董事长莫天全表示,招聘员工时,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他建议即将毕业的留学生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然后了解市场情况,做好长期规划。“只要朝着一个方向扎扎实实地努力,迟早能作出成绩。”

“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也没关系,寻找的过程本身就是受益的过程。”京东集团前副总裁刘子豪补充说,很多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有的人可能40岁甚至70岁才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寻找的过程本身就是人生的修炼,也是人生最有价值的部分。

黄晶生指出,对待工作有三种态度;一种是把它当成工具或者挣钱的方式;一种是把它当成事业和成长的空间;还有一种是把它当成一种呼唤。“无论学文科也好,学金融也好,希望你们都能够找到呼唤自己的工作。这个过程可能很长,但是请不要放弃。”

“中国的强大不会给世界带来威胁”

谈到中美贸易冲突,高西庆认为,中国和美国及西方世界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改变。在贸易冲突的背后,其实并不是贸易问题。“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存在,其他国家认为不能再用原来的方式对待中国了。”

纽约大学政治系主任熊玠认为,文明并不等同于文化,但很多人都把文明差异当成了文化冲突。西方人认为自己的“普世价值观”放之四海而皆准,留学生在外面难免遇到这种观念,所以,了解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是很有必要的。

熊玠指出,最近三四十年来,中国改革开放成绩斐然,“中国威胁论”随之诞生。“美国认为,凡是崛起的国家一定会给世界带来麻烦,所以认为中国的崛起也会带来麻烦。美国政客常常用以下几个国家的例子支持这种论调:法国拿破仑的崛起给欧洲带来了20年的战争;经过明治维新的日本崛起后发起了侵略;日尔曼民族统一后的德国给人类带来了两次人类史上最惨痛的世界大战;苏联的崛起给世界带来了40多年的冷战……”

“但是我还想加上一个,就是美国的崛起。虽然上述国家的崛起确实给世界带来了麻烦,但那些国家都是第一次崛起。如今的中国并不是第一次崛起,而是复兴。”熊玠说。

熊玠认为,任何文化都有一个起始点,那就是人性的善恶。中国人相信人性本善,而西方相信人性本恶,因此衍生出来各种社会形态和思维意识。

熊玠说,政府一定要干预经济发展。西方主张自由经济和经济自由,但经济的完全自由也会带来负面的社会影响。如今,在美国,1%的人口拥有35%的财富,贫富差距日益严重。严正认为,每年上涨的学费是美国教育面临的一大问题。越好的学校通常学费就越贵,而75%的美国家庭年收入低于8万美元。对大多数家庭而言,大学学费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只有极少数人可以进入名校。贫富差距造成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公是美国社会面临的一大挑战。

原文刊载于《青年参考》6月27日11版

作者 胡文利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